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游戏新闻 >

常州电竞喜事多:有了战队 迎来了“奥运会”__

时间:2017-02-05

2017年刚刚迈入第二周,常州市就迎来了世界顶级赛事。从1月12日起至1月15日,WESG2016全球总决赛将在市奥林匹克体育中心体育馆举行,这是落户江苏的首项世界级综合性电子竞技大赛,336名参赛选手来自全球37个国家和地区,总奖金达550万美元,规格之高堪称电竞界的奥运会。

常州电竞喜事多:有了战队 迎来了“奥运会”

2017年刚刚迈入第二周,常州市就迎来了世界顶级赛事。从1月12日起至1月15日,WESG2016全球总决赛将在市奥林匹克体育中心体育馆举行,这是落户江苏的首项世界级综合性电子竞技大赛,336名参赛选手来自全球37个国家和地区,总奖金达550万美元,规格之高堪称电竞界的奥运会。

此次在常举办的WESG全称World Electronic Sports Games(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),比赛项目包括《CS:GO》《DOTA2》《炉石传说》《星际争霸II》。WESG2016全球总决赛是阿里体育自2016年创立该项赛事以来的首届总决赛。赛事总计有逾6万名选手报名参赛,覆盖全球近200个国家与地区,经过长达7个月的洲际赛后,从非洲中东区、欧洲区、美洲区、亚太区等四大洲际赛区中决出336名优胜选手进入全球总决赛。

能够在常州市举办世界顶级的电竞大赛,说明常州市已经具备一些电子竞技运动发展的基础。这不,2016年年底,常州市终于有了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电子竞技职业俱乐部——赤焰狼电子竞技俱乐部。

从“玩家多”到“有职业队”,常州“酝酿”了很久

所谓电子竞技运动,就是利用电子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、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运动,可以锻炼和提高参与者的思维能力、反应能力、心眼四肢协调能力和意志力,培养团队精神。发展至今,电子竞技已然成为一种职业,想必,现在人们对“电子竞技是一项正式体育竞赛项目”的认知已经十分普及了。最新出版的《2016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显示,2016年中国电子竞技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504.6亿元,电竞整体用户规模已达1.7亿。

常州早在2008年就成立了电子竞技协会,也组织了一些比赛,目前有4个国家一级电子竞技裁判。去年在常州市举办的电子竞技赛事,例如江苏省第七届全民健身运动会电子竞技大赛暨2016年江苏省电子竞技联赛春季赛总决赛、CCJOY(全国电子竞技大赛)、天翼杯江苏省电子竞技运动会常州赛区选拔赛等,都有很多常州本地电子竞技选手参加。

常州市电子竞技玩家多、市场大,是不少业内人士共同的观点。不过,虽然常州市电竞玩家多,职业玩家也不少,但始终没有一支职业电竞队,没有一个职业电竞俱乐部。这方面的空白,直到去年年底才真正被填补了起来。2016年11月6日,赤焰狼电子竞技俱乐部在武进区成立,同时也成立了常州市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职业电竞队。

这支队伍平均年龄20岁,计划今年打进TGA全国总决赛前四

来到赤焰狼电竞训练基地的时候,正是下午两点,队员们刚刚开始一场训练赛,这是他们当天的第一场训练赛,训练氛围还算轻松,但还是能从他们敲击键盘和点击鼠标的声音中感受到他们的专注。

“我们这个队伍组建还不久,组建时又正好赶上休赛期,所以目前还没打出什么响亮的成绩,但从目前队员水平来看,在全国的‘甲级’圈子生存不是难事儿。”赤焰狼电竞队英雄联盟教练张浩告诉记者,队伍目前有7个人,平均年龄20岁,因为英雄联盟是个5对5的游戏模式,每次是5个人上场,大家现在基本就处于一个竞争上岗的状态,谁的状态好、失误少,就有更多的机会参加比赛。

7个小伙子用着各自认为最舒服的坐姿,面对敌方一波又一波的攻势。“他们现在操作上的失误我都不会提,我主要是在策略上给予指导。”张浩说,这群队员每天吃住训练都在一起,这也是国内所有职业电竞队的一贯模式,每天基本上睁眼就要对着电脑,一流的职业电竞队就是要每天坚持训练的,而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。

现在正赶上两个比赛年度之间的休赛期,赤焰狼决定好好积攒实力,计划在今年5月举行的TGA全国总决赛(腾讯游戏电竞平台全国总决赛)上打进前四名,从而有机会与国内最顶级的职业电竞队同场竞技。

周到的后勤,规范的管理,保障队伍运行

7名队员在加紧训练,而有两个人看起来似乎比队员们还要忙碌,他们就是队伍经理。他们一会帮忙纪录每次训练赛的人员配置,一会帮忙准备队员的午饭,有时还要帮队员们收拾电脑桌桌面,帮他们倒水。虽然都是一些很琐碎的事情,但有了他们的存在,队员才能专心训练,队伍才能正常运作。

“我们要做好的就是提供周全的后勤服务,解决队员们所有后顾之忧,同时也规范化地管理队伍,让队伍不要因为管理混乱而影响成绩。”赤焰狼电子竞技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毛慧说。

从“网瘾少年”到成为“电竞玩家”,再到“职业选手”

前路如何,电竞少年也很迷惘

在电竞选手这个职业被多数人接受的时候,越来越多的电竞少年走上了职业电竞选手的道路,他们力求转变人们对“网瘾少年”的认识,但这其中只有一小部分人能走到金字塔尖,被粉丝们奉为“电竞明星”,剩下的要么一直混迹在二流选手行列,收入远低于想象;要么改行做其他,放弃电竞梦想。

  2015年,游戏《英雄联盟》全球总决赛的观众人数超过了同年的NBA总决赛。在国内电子竞技迎来了“好时代”的时候,电竞少年是否也迎来了自己的“好日子”?

选手:3年里转战多个队伍,离目标还很远

1996年出生的苏志林已经是赤焰狼电竞队里转入职业时间最长、年龄最大的队员了。“这是个吃青春饭的工作,黄金期就那么几年,我已经做了3年职业电竞选手了,从开始到现在就是想在这个圈子里打出一些名气,以后退役了可以转做电竞主播,但之前转战了多个队伍,结果都不是特别理想。”苏志林说。

在转为职业选手之前,苏志林是英雄联盟国服排名前50的玩家,也正是有了这样的排名,让他被职业队伍看中,带他走上了职业电竞的道路。从老家福建福州到上海,再从上海到常州,他离自己的目标还很远,但似乎又近在眼前。

“我们每天下午1点起床,然后2点一场训练赛,4点一场,7点一场,后面就是自己打排位赛,为比赛做支撑,至少要练到晚上11点。幸亏这是自己喜欢的事业,不然真的没法坚持这么久。”在接受采访时,苏志林刚结束了一场训练赛,显得略有些疲惫。

教练:想问自己,放下鼠标我还能做些什么

别看张浩现在已经是赤焰狼电竞队的教练,但其实他也不过才23岁。“电竞教练现在也没有什么职业证书,圈子里的教练大致就分两种,一种是退役下来的职业选手,有一定的实战经验,另一种就是我这种半路出家的,没做过职业选手,但思维表达能力都还不错的人。”张浩说,电竞教练要做的就是制定每周的训练计划,解决上一周训练中暴露出来的问题,帮助队员们确定阵容,配置打法,吃透当前游戏版本的主流趋势。

虽然已经身为教练,但张浩也始终在思考一个问题:“放下鼠标,我还能做些什么。”

大学本科学历的张浩算是电竞圈子里的高学历了,大学学习经济类专业的他,也一直在思考自己以后的出路。“电竞这碗饭不可能吃一辈子,未来怎样我还没谋划好,好在现在这个队伍管理很规范,这是国内许多职业电竞队不具备的东西,先把队伍带好再说吧。”

更多手游资讯、攻略、礼包尽请关注游侠游戏

精彩推荐